人间有味是清欢——读林清玄《清欢》有感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阙词,写苏轼和朋友到郊外游玩,在南山里喝了浮着雪沫乳花的小酒,配着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蒿、新笋以及野草的嫩芽。令人印象最深的便是末句“人间有味是清欢。“

那么,“清欢”是什么呢?

清欢,不同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自我放逐,不同于“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尽情欢乐,也不同于“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那种无奈。当一个人感觉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看出路边的石头也许比钻石更有魅力,或者觉得聆听林间鸟鸣比提笼遛鸟更令人感动,或者体会了静静品一壶茶比吃一顿喧闹的晚宴更能清洗心灵……他就懂得了“清欢”。

生在这个时代,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现代人的欢乐,是到油烟爆起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不见天日的卡拉ok去乱唱一气,是到胡乱搭成的乡间山庄去豪饮一番,是到狭小的房间里做重复摸牌的方城之戏……为什么现代人反而以浊为欢、以清为苦呢?

人们为清欢苦恼,为人间的浑浊而苦恼,心欲清欢,找不到静心之地。而在林清玄的心灵里,清欢却是在复杂的世界里,做一个简单的人,以清静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清欢是不讲究物质条件的,它只讲究心灵的品味。林清玄先生主张的清欢便是从细小的温暖生活中汲取温暖,获得精神上的富足。在这喧嚣的尘世,找寻内心的宁静,获得片刻的欢愉,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处世之道。

正如林清玄先生在《清欢》里说的那样:“清欢几乎是难以翻译的,可以说是“清淡的欢愉”,这种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的一种热爱。”如何找寻属于自己的热爱,这便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  雨初学子初一读书会  洪佳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