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视


 

人头攒动,空气中充斥着喧嚣。

父亲和我进入候车室的时候衣服已经湿了大半。外面下着暴雨,及早进来的人显然是幸运的,疲惫早已笼罩了我和父亲,拖着沉重行李的他敏锐的发现了一个“藏”在角落里的空座并向它奔去,跟在父亲后的我步伐也紧凑了许多。

父亲让我坐下,我没同意,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俩挤在这狭隘的空间里,等待两小时后的火车。候车室依旧是那么嘈杂,外面暴雨击打建筑物的声音依旧那么急促。父亲一言不发,不时拿出危害了他几十年的烟嗅嗅,我则像余光中先生一样望着窗外听着雨声,尽力平息自己沉重的气息。也不由得想起蒋捷的《虞美人》:少年听雨楼上,红烛昏罗帐……,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心中莫名地涌起一股冲动,一种对悲欢离合的莫名的感伤。不经意地转头看了一眼父亲,正好碰上父亲的目光,父亲浑浊的眼中充满了慈祥和欣慰。父亲似乎在看他长大的儿子面孔中透着他年轻时的青涩与年少出门的紧张,慈祥的眼光中透出对儿子的爱与欣慰,似乎在说:“我是走不出庄稼地了,你现在有知识有文化,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盼啊,父亲始终是你坚强的后盾。”

父亲眼中的血丝就像记录我成长的年轮。从痕痕血丝中,我仿佛看到了童年时我坐在父亲的肩上“指挥”着他穿越丛丛人群去看戏;仿佛看到了学骑自行车时他在旁默默地鼓励与指导;仿佛看到了我怄气时对他的不理不睬……然而,如今的我在外地上高中,一年和父亲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回到家也大多忙于繁重的作业,父亲却忙于农活。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父亲饱经风霜的眼睛,看那双曾经炯炯的眼睛。

父亲看到我发呆似地看他,略有些紧张,然后轻拍一下我的肩膀提醒我准备一下该上车了,父亲将我送上车后说了一些不要想家、注意安全之类话语后就下车了。随着列车的开动父亲微伛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和父亲的对视虽没有朱自清看他父亲背影的厚重,但我庆幸我能够及早感受到父亲在逐渐老去,需要儿女的照顾。

天下儿女与父母有许多的对视,我相信总有一次让你感受深刻,让你在以后不留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上一篇:对视
下一篇:一路有美相伴